首页

速读谷

菜单

此言极度平静,也极度滑稽。

在灭城之战中,一尊破道跳出来指指点点。

不亚于世界锦标赛首播间的观众,在教里面的职业选手,应该怎么打赢比赛一般。

关键是这出自诡异之口,不真实中又因为无法说谎,而带了点份量。

明明一点招式没出,硬是用这么一句话,控住了它近一分钟。

“你…谁啊。”

张月鹿用水抛出三个字,你后面还带有省略号。

“平平无奇的破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蛟龙心里发紧,身为林帆的契约诡异,团队的代表,暂替诡影的领袖,对此不得不发表意见道:

“你少说两句,先让它们杀个来回,我们等影哥它们出来,再让影哥将它给灭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也不知道它是相信诡影必定会踏入灭城,还是盲目的认为,无论踏没踏上,只要出来,就能打赢对方。

这种迷之自信,黑礼服要说不佩服都是假的。

稚女倒是多看了黑礼服两眼,有些不太相信,又觉得可信度极高。

原来那几团破火苗这么有用?

那我这么多年拿它们当路灯,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。

要是换成其它诡,怕不是早就用那几团冥式莲绽,去做大做强,在永夜开宗立派,成就一番伟业了吧。

不过不管如何,至少确实增加了自信,只要真能将对方烧剩三成,那稚女有百分百的把握,将这憨货给抹杀干净!

“对!将它抹杀,然后它也将对方打残!”

远处的虚日鼠,正满是奸笑的凝视着战场。

顺风耳听见黑礼服说的话,它无比希望是真的。

只有两者势均力敌,才能让它坐收渔翁之利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相关小说全部